简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商学院首页 >> 创业故事 >> 曹德旺“不是做玻璃而是印钞票”
曹德旺“不是做玻璃而是印钞票”
2009-05-07 00:12:15  作者:hvaren  来源:中国总裁网  浏览次数:12  文字大小:【】【】【
  •   曹德旺“不是做玻璃而是印钞票”
广州日报 / 距离“玻璃大王”曹德旺的惊人宣言面世已过去近两个月——今年2月有媒体爆出,“玻璃大王”曹德旺要把自己及其家族名下的60%股票捐赠给基金会。按市价计算,这笔资产总价高达40亿元。

此事不仅在社会上传得沸沸扬扬,“家里也吵了起来”,曹德旺当时正在欧洲出差,回来后才知道事情闹大了。

他一反平日的低调作风,显得异常“高调”,开门迎接记者采访。一拨又一拨的记者来到位于福建福清的福耀玻璃股份有限公司——这个中国最大的汽车玻璃生产企业。据说,中国的汽车每两辆中,就有一辆用其出产的玻璃。

“捐出去了,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。我办过户手续给了基金会,没有中间委托,一旦捐出,我本人就无权支配了。”他一遍又一遍,但是很干脆地作答。

现在的问题是,“裸捐”股份做慈善在中国还是首桩。目前关于基金会建立的模式已初定,但曹德旺认为“很多政策法规上存在障碍,既然是捐助,就不应该再收税”。

他说,中国企业家并不吝啬,他只是先行一步。

文/图 本报记者 杜安娜

63岁的曹德旺每天依旧精力充沛,偌大的办公室空阔而沉静。每天他很早到办公室,但中午一定要休息片刻,这是多年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。

说到“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”外号,“那时候再怎么形容我在贫民窟都不过分。但1973年以后,我就摆脱了经济困难。直到今天,已不担心赚不到钱。”

“赚钱这方面我比别人强”

在曹德旺的简历介绍上,赫然印着“初中”文化水平,他9岁上小学,初一就辍学回家。“我跟很多人聊天,都没有告诉他们我初中没毕业,我可以跟任何人讨论问题。从那时开始直到今天,我每天至少要读两个小时的书”。

因为家里穷,14岁辍学后,他就在家放了一年牛。严格说来,其经商生涯是从十五六岁开始的,开始做烟丝生意,一做5年。其间,来来回回折腾做了许多事。比如,1969年他开始种白木耳。为了生计,他还出门打工。

真正摸到生意的窍门,是在1973年做树苗生意,他用3年时间赚了好几万元,“相当于现在的几百万”。“一棵树苗卖100元的话,我拿20元,他们拿80元”。曹德旺一个人包揽了整个村的生意,几乎无本生利。

不过,当时赚的几万元,“硬是被我吃掉了”。1976年,曹德旺开始转行,做起乡镇企业采购员。他认为做这一行,一定要培养一批朋友,只要在一起玩,吃的喝的反正全是他埋单。“先花了再说。我相信赚钱这方面我比别人,比我爸那一辈人要强。不担心没钱花。”

“不是做玻璃而是印钞票”

198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,曹德旺开始进入玻璃生产这一行。

福耀玻璃的前身是福清市高山镇一家乡镇企业高山异型玻璃厂。此时的曹德旺身无分文,而这家企业一直亏损严重。他承包时没花一分钱,相反第一年就赚了20多万元。

这又是一笔无本生意。曹德旺接手后就“狂言”年底一定可以上交6万元。当时谁都不信,“上交剩下的,我说不如我拿40%,高山镇政府拿20%,其他作为固定资产。”就这样成交了。曹德旺骄傲地说,这就是他“手段高”的地方。

“原来一片玻璃的成本是4毛多,我包的那一年成本降到4毛6分;工人工资从18元提高到40元;原来一年才卖几十万片玻璃,我那一年是200万片”。仅一年时间,玻璃厂赚了20多万元。按照利润分成,曹德旺赚了6万元。

他有了把玻璃厂做大的想法。玻璃厂设备陈旧,但镇里不愿意投钱。于是“我把赚的钱拿出来,5个人一起投资。把父亲盖的房子拿出来抵押入股,占50%,向银行贷款,购置了生产设备”。

那时“天机”降临,他们发现做汽车玻璃能赚钱,于是从1985年开始做汽车玻璃。速度快到1月1日开始改造工厂,前6个月投产,后6个月便赚了70多万元。这在当时看来,简直不可思议。所以当时有人说,曹德旺他们“不是做玻璃的,是印钞票的”。

接下来的一年,又增加了五六个合伙对象。在跟公社、镇里合作完后,曹德旺“改辙”,“那个几万赚得太慢了。”

差点成了“贪污犯”

对1986年的历史,曹德旺一直有些隐讳。事业顺风顺水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小插曲,也改变了他的人生态度。

1986年,高山玻璃厂的账目被要求上交检查。“账目拿去看了4个月,6月底回来的时候,银行有个人跑来说我因贪污被告了”。曹德旺在朋友的指点下,到县里找书记解释。

第二天,他坐汽车去找县委书记,甚至当场立下军令状:如果他以不合法的手段捞取一分钱,就“一分钱一年徒刑”。书记说,“如果你能够为今天的话负责,回去把生产抓起来。”

“后来县里专门开会讨论我的事情”,镇里有领导告诉他,被追究的“罪名”有4条:一是银行贷款拿去投资,二是仪表厂搬迁的问题,三是花了几万元送礼,四是向别的镇借了3万元。

曹德旺说,在所有人都没有发言之前,他先声夺人,仔细解释了4个问题。两个小时完全脱稿讲话,并且把对方说得无力反击。

曹德旺说,这些经历一方面教会了他怎么做人,另一方面也坚定了他投资的决心。“这里是个讲道理的地方。”

“我跟当地的书记说,这个地方不应建工厂,这个行业好,但地方不好。没有水,没有电,素质也不高。要搬到福清去。福耀玻璃就这样被酝酿出来了。”

6个模具做遍天下玻璃

1987年的一天晚上,县委县政府组织开会,商量高山玻璃厂搬迁的事。福州那边的企业知道后,一家拿出一点股,11个股东集资627万元,在高山异型玻璃厂的基础上成立了中外合资耀华玻璃工业有限公司。

高山玻璃厂占34%的股份,“之前我预测一年能赚500万元,很多人说我是痴人讲梦话。”曹德旺说,结果1987年一年纯赚550万元。

当时沿海进口轿车很多,由于没有替代产品,所有轿车玻璃都要依靠进口,维修费用十分昂贵。如果谁能够做出同样的产品替代进口,就是个巨大的市场。曹德旺的公司赚的就是这个钱。

“一片玻璃成本一二十元,拿去卖四五百元,可以说是暴利时代,但没违反国家政策。”曹德旺一开始做固定模具,有个厦门人来找他取经,想做代理。“我怕被骗,就跟他一起去。”没想到居然改变了企业的命运。

“厦门人的玻璃厂在一个生产队里,整个家当顶多几百元。一般人看到这场景就走了,而我发现了他的一个万能模具,几乎可以做所有的玻璃。于是暗暗把他做模具的方式学了。”就这样,福耀靠这6个模具做遍了天下的玻璃。

曹德旺笑道:“两年后我去瑞士,发现瑞士模具的原理跟我的一模一样。”

1987年到1991年是汽车玻璃的暴利时代,这几年是曹德旺迅速占领市场的黄金时间。

子孙减少股份但要有权

在外人看来,曹德旺所做的事情经常有些叛经离道。

在经历了黄金5年的发展后,曹德旺开始思考家族企业的转型。1994年,法国圣戈班作为全球第三大汽车玻璃企业,与福耀成立合资公司,“法国占 42%,中国42%,我在中间16%”。然而,1998 年福耀出现第一次亏损,圣戈班提出退出。1999年春,曹德旺出资3000万美元回购所有股票。

提起这段往事,曹德旺颇为感慨。三年合资虽以分手告终,但5年后福耀与圣戈班有可能会再次携手。这一次,双方会站在怎样的位置上?他透露,只要福耀愿意,这个合作马上进行。

企业的未来,曹德旺看得比较透,“现在看来,不能老讲‘家族企业’,国际上没有这个术语。在福布斯富豪榜上,排名前500名的富豪,雷曼兄弟、高盛,丰田、福特汽车,谁不是私人企业。”

曹德旺并不是想去掉家族企业的色彩,“我不需要我的子孙控制太多福耀股份,但我希望我的子孙仍控制福耀集团。就像丰田,它的家族只有0.01%的股份,但依然掌权丰田公司。”

“将来我万一不在了,孩子们萌发贪婪的念头,要把捐出的股票拿去修改,这就等于和中国贫困人打官司,会害我孩子身败名裂。为杜绝类似事情发生。我这次要彻底割断,捐出去的股份已不是曹家的。表面上牺牲子孙利益,实际上是保护了家族声誉。”曹德旺想得很远。

曹德旺其人

全中国的汽车中,每两辆有一辆用的是福耀集团的玻璃。

曹德旺1987年成立的福耀玻璃有限公司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汽车玻璃制造厂商,世界第六大汽车玻璃生产商。2003年“福耀玻璃”募集资金5.8亿元用于技术改造和产能扩建。在过去的5年里,他投资了50多个亿,因此外界称其为产业扩张大鳄。

能连续5年登上富豪慈善排行榜的慈善家在全国有16名,曹德旺是其中的一个。在2008年胡润慈善榜中,他以捐赠金额1.46亿元位居第14位。

福耀集团全称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,是一家专业生产汽车安全玻璃和工业技术玻璃的中外合资企业。1993年,福耀集团股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,成为中国同行业首家上市公司。目前已在福清、长春、上海、重庆、北京、广州、湖北等地建立了汽车玻璃生产基地,还分别在福建福清、吉林双辽、内蒙通辽、海南海口等地建立了现代化的浮法玻璃生产基地。

曹德旺的慈善路

曹德旺曾被民政部评为“中国10大慈善家”。

1998年,他亲自飞往武汉洪灾区考察,最终个人捐出300万元,加上公司员工捐款等共筹资400万元经由中央电视台汇出。同年,他还向闽北灾区建瓯市捐出200万元。

2004年,他先后捐出500万元和800万元两笔巨款,用于修建高速公路;

2005年,他又捐300万元修高速公路,捐600万元修建福清高山中学科技楼;

2006年,捐资247万元帮助福建灾区学校重建;

2007年,捐资1500万元设立陕西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助学金,捐资500万元支持海南文昌市建设;

汶川地震,他个人先后捐出了2000多万元;

仅根据福建慈善总会的统计显示,截至2008年11月30日,曹德旺已经向该机构捐款达1527万元;

曹德旺是胡润富豪榜中连续5年上榜的16位慈善家之一。统计显示,他2004年排名第35位,2005年、2006年和2007年分别排名第22、18和23位,2008年更是跃居第14位。

捐助股份能否成为“破冰之旅”?

对曹德旺的质疑最多在于,股票捐出之后,他还能不能动用这笔钱?也有很多人把其与蒙牛集团掌门人牛根生对比。2005年,牛根生捐出持有的蒙牛股份成立“老牛基金会”,然而,后来却又将其中一部分抵押给国际投行摩根士丹利融资。

现实:捐助模式大致成型

曹德旺说自己对全国的质疑都能接受,因为“可以用制度来解决”。

一方面,“钱我是拿不到的”。他已办理过户手续给“河仁”基金会,没有中间委托,一旦捐出,本人就无权支配了。

另一方面,基金管理是有制度可寻的。他拟亲任基金会理事长,目的是避免重蹈其他基金会的腐败覆辙。将来他会交出管理权,请社会贤能来接手。

在世界各地雪花般的慈善咨询顾问公司函电中,曹德旺选中了厦门大学吴世农教授的管理方案。理事会拟由11~13名社会名流组成,下设四个管理机构,分别负责预算和财务管理、慈善项目管理、资产直接项目投资和间接项目投资。在章程中,不会出现让亲属和子孙受益的条款,严格程度将不亚于上市公司制度。慈善项目包括教育、医疗、研究、扶贫等。他估计,基金会上轨道后,每年用于慈善事业的金额将达3亿~5亿元。

障碍:慈善捐助要收税

这么多年来,曹德旺的慈善事业都没有通过中间环节。比如他会把钱直接给病人或者医院。“以前我要在这里修公路的,征地好了我开始派工人去施工。”去年一年,曹德旺修建公路补了1000多万元的税。

关于这次的股票捐赠,曹德旺不满的是捐赠收税问题。他始终认为,收税是国家管理的方法,是二次分配的手段。根据规定,以股权捐赠的形式,要交股票交易税,税率是20%~30%。

“你跟我收税,实际上是打击我的信心。”根据规定,他的股权过户要交纳高达4亿元的税收。“我既然捐给你就是调节两极分化,我捐出股票也是调节两极分化,为什么还要收税?”

他希望自己能成为破冰的先行者。

“为什么不说我是中国的曹德旺”

坐在会议桌前,曹德旺西装革履,透出一点慈悲;言谈里,他时而沉抑,时而极尽讽刺,有商人的猾黠和霸气。

他从小贫苦多难,跟着母亲学佛念经,是虔诚的佛教徒,热心公益事业;同时坐拥6000平方米的豪宅,如同金碧辉煌的宫殿,一不小心就会迷路。

花甲高龄,加上感冒的身躯,曹德旺说话时有些过劳的喘气;然而一旦坐上自己的“大奔”座驾,他却从70公里时速狂加到130公里。

在很多人看来,曹德旺是一个矛盾的杂合体。

然而,他并不这么看。有人说,曹德旺会从位置上退下来;他自己也表示因为想退休所以才想把财富妥当处理。但他说自己不是“甩手掌柜”,足以暴露他是不可能闲下来的,对儿子也不会完全放手。早在2007年,他就预测到中国经济可能会出现一点问题,于是2008年夏天就卓有远见地关闭了四条生产线。

在之前的报道中,曹德旺的形象更多被定位为曲高和寡、桀骜不逊、狷狂难近。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福建省担保圈案40多个企业涉入;福耀却因为曹德旺的孤独性格,不进圈子而成为福建唯一一家不涉案的上市公司。

但曹德旺并不喜欢这些说法。听说有人叫他中国的“比尔·盖茨”,他反问道:为什么不说我是中国的“曹德旺”?

对于中国的慈善事业,他比谁都乐观。“有人说中国企业家吝啬,其实是新中国历史还不长。过去的成就有整个政策的成功,我没有把功劳全部拿回去。这样的人生比较轻松,不会欠谁的情。” /记者手记  作者: 杜安娜 

0

顶一下

0

踩一下
关于我们 | 网站公告 | 免责声明 | 加盟合作 | 友情链接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

  • 中国总裁网 www.cn-ceo.com     服务热线:0755-29220215 / 86376789 / 26142891     传真:0755-86376789
  • 在线咨询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    粤ICP备09073017号    www.cn-ceo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