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商学院首页 >> 管理宝典 >> 笑谈中国式管理
笑谈中国式管理
2009-07-21 15:35:08  作者:hvaren  来源:中国总裁网CN-CEO.COM  浏览次数:5  文字大小:【】【】【
  •   笑谈中国式管理 一 中的意思,是合理。凡事求合理,是中国人特質。 二 中国式管理,便是合理化的管理,务求管得合理。 三 应該管的才管,管的方式要合理,即中国式管理。



  首先请教大家一个问题,贵公司是实施中国式管理?还是美国式管理?还是日本式管理呢?中国人最好的答复就是不吭声,不讲话。我们心里都很清楚,我们不可能完全实施美国式管理,因为美国式管理的特色是紧张忙碌。美国人都住在二楼,因为他们的卧室都是在二楼。你去看他们的总裁,忙了一整天,晚上回家是爬着上楼梯的而不是走上去的。所以你想想,如果是爬着上去的,那就够紧张、够忙碌的,他们都累到没有力气洗澡了。所以为什么美国人早上洗澡,就是晚上回来连洗澡的力气也没了。各位,你愿意这么紧张,这么忙碌吗?可是我们现在看到很多人越来越紧张,越来越忙碌,就是你慢慢地把自己逼到一条不归路上去了。

  美国人一切讲计量,而且求精确。一天工作我想不止八小时,如果你还相信美国人是“三八制”的话,那就是不太了解美国的实际的状况。美国人当到经理,一天工作十个小时;当到老总,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。在美国很多CEO早上四点钟就爬起来了,然后开车去上班,他的目的就是去看看他的干部能不能也早一点来,我还没有看过“三八制”的。当一个人分秒必争的时候他会轻松吗?不可能;当一个人任何数字拿出来都要很精确的时候,他不累吗?那我现在就问为什么他要这样呢?

  日本式管理就完全不一样了,日本人走的路子跟美国人不一样。日本人也是长时间在公司,但他们不是在工作。我不晓得各位有没有发现日本人是一个集体主义者,工作的时候一起工作,喝酒的时候一起喝酒,哪怕洗澡也不回家洗,而是与同事一起洗澡,所以各位要了解日本人家里很少有澡堂。我想我们中国人很不习惯这样,我们工作跟这帮人在一起,打高尔夫球跟其他人在一起,打麻将又有我们的老搭子,干嘛整天只是与同事在一起呢?日本人尤其是日本的男人,摸黑上班,摸黑回家,小孩在干什么他完全不知道。而且日本人要当到老总非常不容易,不晓得要熬多久,那真正叫做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啊!可是好不容易熬到了以后怎么样呢?结局又如何呢?就是在他任期内公司绝不能倒闭,一倒闭他就要召开记者会,深深鞠一躬,然后就去自杀了。

  各位有没有这样的准备呢?有,来吧!一个美国老总一年下来做不好就要被换掉;一个日本老总在他任期内做不好,就准备以死来表示他的愧疚。我们中国老总呢?在他任期内做不好拍拍屁股走路回家。我这话讲得很清楚,全世界最爱面子的不是中国人而是日本人,日本人爱面子爱到会死的程度,没有面子他就真的会去死。中国人比较厉害,我们爱面子爱到刚好不会死的程度。哎呀,很没有面子啊,那就去死吗?怎么会死呢?要忍辱偷生,将来东山再起呀,怕什么?

  我做了三十年的比较得出:美国式管理紧张忙碌,日本式管理辛苦劳累,只有中国式管理轻松愉快。但是现在我们大家并不轻松也不愉快,什么道理?因为我们做错了。我下面这句话你要放在脑海里面,“我们老祖宗的道理没有错,是我们的本事不够高,我们做错了”。道理怎么会错呢?错误的道理不会流传五千年。凡是一句话会这样连续传承下来,它都有它的道理,只不过我们本事不够。

  你看我没有讲能力,只有西方人才讲能力,中国人不讲能力,日本人也不讲能力。所以我们要花很多时间把中、美、日的管理比较一下,比来比去你就会觉得很清楚。中国人就讲本事,“哎,这个人很有本事啊”,西方人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本事。我们有我们自己的一套,而且我保证,只要你做得对,你一定会轻松愉快、长生不老。我没有说不死,我只说不老而已。其实我们今天一定要正本清源从头来做起,否则我们真的没有办法。

  那么各位想想什么叫做中?你看要讲中国,第一个字就要讲中,什么叫做中?“中”就是合理的意思。但是我们长期以来把中庸之道解释错了。中庸之道就是现在全世界最重视的合理主义。你看所谓管理就是管得合理。你合理大家就接受,不合理大家就想办法用不同的方式来抗拒你。中国人的抗拒跟美国人、日本人都不一样。美国人要抗拒,他们会跟你不停地讨论,然后把不同意见全部说出来,用各种方式与你沟通,想办法说服你;日本人不是,日本人会一而再、再而三地用各种方法把他的建议表达出来,让他的上司了解他;中国人呢?一个下属、或者一个干部,如果他发现跟老总讲不通,便紧紧把嘴闭上了。他只做一件事情,这件事情是天下最厉害的,就是他不吭声,然后把你活活气死。把你活活气死就好了嘛,他跟你argue,他那么笨?所以你要小心,十个老总八个是被干部气死的,哪里是累死的,我们才不会累死呢。

  合理、不合理是变动的不是固定的,这个最难。西方人合理不合理是固定的,日本人合理不合理也是固定的,只有中国人合理不合理是变动的。老实讲,全世界中国人最辛苦,因为我们处的环境最复杂,所以所有外国人都看不懂中国人,老觉得中国人鬼鬼祟祟的。为什么西方的合理、不合理是固定的?因为他合法就合理。西方人过着非常单纯的日子,就是合法就合理。西方人在立法的时候,他想尽办法不让你通过。

  下面我讲一个简单的例子:

  西方要通过“开车要把安全带系起来”这个法规的时候,所有老百姓都抗争。我们不了解,以为美国人天生就是开车打安全带,没有那回事,他们是有过长期抗争想办法不让通过这条法律的。政府说:“这是为你好。”他说:“你不要操心,命是我的,你管那么多干什么?我就是不戴。”但是当通过了这个法律之后,所有的人都按照法律执行,上车就系安全带了。

  我想我说得很清楚,西方人对法,是在没有规定以前或者在没有通过以前,想尽办法干扰你,改变你,想尽办法找到一条他们可以接受的东西。但是一旦通过以后,他们就全力配合,非常守法。

  所以西方有一句话叫做恶法胜于无法,这句话中国人是不会接受的。西方人说:“虽然这个法不好,可是已经通过了我就要全力遵守。虽然是不好的法,总比没有法好。”中国人说:“不好,不好就改,不好还要我遵守?门都没有。”中国人绝对不遵守不合理的法,我想我这句话不会再犯到哪儿去。有句话是你会碰到的而且非常重要的,我是一路问下去的,我问干部,“你们公司有没有规章制度?”他说“有。”我说:“你有没有看呢?”他说:“没有。”我说:“难道这不重要吗?”他说:“非常重要。”我说:“既然这么重要你居然不看?”他说:“看也没有用,它规定的那么多我也记不住,看完等于没有看。”这还不算,重要的还在后面,你会发现咱们中国人讲话,先说不重要的,把最重要的永远留在后面,所以你没有听到最后,你不知道他在讲什么。他说:“如果我去看我最倒霉,因为我看到的都是旧的,人家一直在修改。如果我把过时的规章制度记在头脑里,那我最倒霉。所以我现在不用看,需要的时候再去查。”

  中国人向来是不看的,而且我们的法律有几个特色是西方人没有的。第一,中国人的法律,永远少一条。你看你公司很多规章制度已经多如牛毛了,还差一条,差哪一条?很有趣,就是差你要的那一条。你看你不要的,人家都规定得清清楚楚;你要的那一条,找来找去,总也找不到。我告诉你中国人绝对不违法,他只是做法律没有规定的事情。如果问他说:“你做了,怎么还找不到那一条?”他说:“你好笑,有那一条我还会做吗?我是那种人吗?”所以很多外国人不理解中国人。中国人会那么笨?规定那么清楚,我还去违法?我一看法律没有这一条规定,所以就去做了。等法律规定了我就去做别的。所以老实讲,我们法律永远不够用。

  第二个更妙,那个法律定在那里,你不去用它的时候,你会觉得这个法律很好;当你要用的时候,你认真一看,你就不知道它怎么解释。我很坦白讲,中国人、中国制、中国话都是很宽松的,很有弹性的,没有什么文法结构。你看,同样一句话十个人来看有十个不同解释,所以中国人老是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。你说: “不能迟到。”他马上解释“当然不能迟到了,只不过我有特殊原因,当然可以迟到了,那个不能迟到是指一般情况。”他经常跟你鬼扯。中国人是世界上最会找理由的人,叫做理由专家。最后实在找不到理由,就说:“哎呀,不好意思,我忘记了。”我忘记了也是理由。希望各位了解,你拿中国人一点办法都没有,除非他心里服你。只要他心里不服你,你就拿他没辙。你以为搞几个法条就能把他搞得死死的?你去搞美国人可以,搞中国人绝对行不通。

  第三个我们的法会不会让中国人接受。非常简单,我下面这个逻辑说得非常清楚,各位去想。我问一个干部,我说:“法很重要,你又不看,那你怎么知道合不合法?”他说: “我还用看吗,我一想就知道,合理就合法。”我说“合理不一定合法。”他说:“真的合理不一定合法吗?”他讲的下面一句话非常有意思。他说“如果合理而居然不合法,就表示此法根本不合理,那不合理的法你还要让我遵守吗?”所以中国人的脑筋会转弯,这个很妙啊!我们是高格调的,我们只接受合理的法,根本不接受不合理的法,这样你就很惨。所以我们会讲到怎样把我们的规章制度弄到让大家都接受,你就比较清楚了。否则你今天有规章制度,我保证你没什么用。

  各位都是高层领导,所以我会讲比较深度一点的东西。你们也许比较费脑筋,但是这点我也只能抱歉。对基层我会讲基层的话,对中层我会讲中层的话,对高层我会讲高层的话。这是典型中国人说的,“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”,本来就这样嘛。你见到鬼跟他讲人话,他根本听不懂,所以我们有很多话总把它解释错。中就是合理,不要想到合法上面去。老实讲,中国的法是为了合理,情也是为了合理。你看我们很少讲这样才会有情,我们绝对不讲这种话,因为情是很可怕的,我们讲这样才合情合理。中国人讲合情一定讲合理,合情的目的是为了合理。我们讲合法也是这样,合理合法,你合法一定要合理。我们是拿合理来与合情合法比较,把它们拉在一起叫做情、理、法。情、理、法是非常好用的东西。

  中国是什么?就是凡事都讲合理的国家就叫中国。老实讲你只要知道什么叫中,什么叫中国,什么叫中国人以后,你就会以中国人为荣。因为全世界很少有人像我们这样,凡事都要讲合理。其实当年朱熹就已经讲过“无一事不合理叫中”。老实讲,你老总样样都合理,那你这个老总就当得轻松愉快了,有什么难的?

  中国人就是什么事情都要做到合理的地步,这样才叫中国人。所以大家每天要反省自己,要想一想你这样合理不合理?你合理对待你的员工吗?你合理对待你的客户吗?你合理对待社会大众吗?你合理对待你的家人吗?这样就够了。我们把合理用一个字表示叫做安,所以中国人讲把人安顿好,就是说要把人合理的安排好。那讲到这里各位就可以了解,搞企业的人其实只做四件事情,哪四件事情呢?

  第一,安股东。你会发现只要股东不安,他就会把银根抽回去,你的财务就会发生困难。股东退股他不干了,为什么?他不安啊!所以为什么股东会退股,大家会撤股?为什么刚开始大家都很愉快,志同道合,但是一段时间后他就常常跟你吵,最后意见不合,甚至拆成三家公司,彼此斗得更厉害?很简单,就是因为你没有合理的对待你的股东。你看凡是斗得很厉害的都是以前所合作过的人,他们彼此最了解。我们怕的是了解自己的人,我们并不怕那些不了解自己的人。股东安不安是你决策时第一个要想的问题。

  第二,安员工。你这样决定下去员工会不会抗争?会不会阳奉阴违?甚至他们会不会要辞职走?会呀,有时候因为你一个措施不妥员工就走了。其实员工是不会百分之百都走的,你放心。人为什么走?当一个总经理,人走了代表什么意思?我希望各位要确定一个观念,所谓人走了,代表很可怕的一种就是好人都走了,坏人都留下来了。如果坏人都走光了你还不怕,偏偏好人都走光了,留下几个越看越眼红的,你就麻烦了。坏人他永远是最后一个走,你有没有发现?员工为什么走?你要分析。

  第三,安顾客。老实讲,顾客只要不安,我看你这个老总很难当。记住一句话,顾客是最无情的,说翻脸就翻脸,你越求他,他跑得越快。你看他有多狠,他要去吃饭,看这家餐厅没有人,他马上就出来了。中国人喜欢挤,人多他就挤进去,人少他就溜掉,这很奇怪。照理说人少比较愉快吧,你爱坐哪里就坐哪里。没有,他在想:餐厅一个人都没有,八成那个料理很差了;你看他人也没有,东西就搁在那里,搁坏了拿来给他吃,他想很多。顾客是天底下最无情的,他一不安他就走了,完全没有一点感情。我再给各位一句话你一定记住,只有老顾客才是顾客,假如他不知道你的产品是什么,用一次试过后不再用了,你要这个顾客干什么?公司是老客户在支撑,一般的客人那是完全没有作用的,所以我们要把顾客搞清楚,这个是老顾客;那个闯进来跑出去的人不是。

  第四,安社会大众。老实讲今天我们为什么要树立企业形象?为什么要做CI?为什么要尊亲睦邻?这些关我们企业什么事?你只要跟你的邻居处不好,他就开始告你排废水、冒黑烟,说你这样说你那样,最后严重到动员起周围的人来把你的厂封掉。老实讲他只要买几包水泥,弄几块石头把你大门砌起一道墙来,你就完了。你说会吗?多的是。他一开会就叫你搬家,你敢说不搬,你说:“哎,我比你早来”。很多厂是比人家早来的,因为他有这个厂,然后大家才在这儿住嘛。但早来有什么用?搬,只有搬了,要小心啊!他可以用环境污染,交通不便等种种理由叫你搬家。

  所以我现在很具体地讲,什么叫中国式管理,就是在做任何决定(其实你现在用做决策和做决定是一样的道理,你干嘛赶时髦用做决策那样的话呢?你讲那些中国人都听得懂的话,不是很好吗?我们从小到大都是在做决定嘛,那为什么不说做决策呢?)之前,你要考虑四件事情:你这样做的话股东安不安?你这样做的话员工安不安?你这样做的话顾客会不会欢迎?你这样做的话会不会影响你的邻里社区?会不会跟你有什么抗争?如果都不会,你就去做好了。会,你就要考虑:员工会不安,他们为什么不安?这样一来他们会比较更累,比较累怎么办?你就要考虑多找几个人,这个问题就解决了。凡是不安的,你就要把他不安的原因找出来,想办法使他们安,然后你去做好,那样效果就很好了。

  我们要样样都考虑它的合理,不能想的太片面,太片面就会钻牛角尖,不要钻牛角尖。中国式管理就是样样管得合理,样样管得合理这句话怎么说?各位,一句话就讲完了,就是该你管的你才去管,不该你管的你千万不要管。各位有没有发现,我们中国人是非常矛盾的,你管你的干部他就很烦,你样样管就表示你对他不放心。他就会想:你不放心你去做就好了嘛,我做半天也没有用啊。只要你管他,他就觉得你不放心他,就觉得你管得太多了。你管那么多把他烦死了,那他还不如不做呢。他就开始混啊,混是天底下最容易的,他就一天一天混过去了。但是他心里还是不满意你呀,你管那么多,要他怎么做?可是你不管呢?你不管他又觉得很奇怪,你领那么多钱都不管,那他也不要管了,因为他领的钱比你少呀。你会发现中国人很奇怪,你管他,他不高兴;你不管他,他也不高兴。你都不管是一种态度,你干嘛管那么多也是一种态度,都是对的。

  你会发现中国人一变,你就骂他,不变你也骂他。其实在美国不是这样,美国人只要规规矩矩,一切照规定,他就是好干部。做美国人很容易,你会发现美国人统统没有脑筋,用什么脑筋?他不需要花脑筋,只要照规定做就好了。照规定错了,是规定错了,不是他错了。中国人哪有这么简单,“你为什么这样做?”“我都照规定”那就惨了。“规定是死的,人是活的,你不会动脑筋啊?”你想一想也对啊。下次你不照规定做那更惨,“哎,规定那么清楚,你都不看,那规定是给谁看的?规定就是给你看的。”你自作主张你又完了。中国人更妙,你一变就是乱变 ,你不变就是死脑筋。他很会气呀。

  你有没有发现,总经理跟他的特别助理之间的事情永远讲不清楚,老板跟秘书之间的事情永远讲不清楚。想讲清楚,那是不可能的。我当过秘书,我的老板是留美博士,脑筋很清楚。他没有跟我讲过,什么都没跟我讲,他就拿个图章跟我说“多多劳神”,他只能讲到这样。那我对他说“尽量尽量”,我也只能做到这样了。所以两个人说来说去等于没有说嘛。于是我就很认真,老实讲中国人就很认真,我能决定的我就决定,我不能决定的,我就让他决定。

  有一天他从外面进来,听那个脚步声我就知道他很不高兴。一进来就叫“曾秘书”,我赶快站起来。记住,当老板不高兴的时候干部最安全就是赶快站起来,不然他会骂,骂起来更难看。他说:“有一件事情如何如何,你替我决定的是不是?”我说“是”。的。他说:“如果这种事情你都可以决定的话,那要我干什么?我就是假的,你最大了,你什么都可以决定。”你看他讲得非常对嘛,我说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以后我就更加小心了,什么事情都不敢做,什么文件都让他看。他就越看越火大,又把我叫进去,“这种事情你也让我做决定,是不是?”我说“是。” 因为是我摆在他桌子上的。“这种事情也让我做决定,要你干什么?你这么轻松,你要把我累死呀?”你看他讲得又对,所以我就进去说:“我不干了。”中国人不干的时候是最大的,他马上请我坐,“哎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,你干得好好的怎么不干了呢?”我说:“我决定你不高兴,我不决定你也不高兴,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。”他讲了一句话我到现在也没有忘记,他说:“曾秘书,别人都有资格讲这种话,就是你没有资格讲这种话,你知道吗?”我说:“为什么?”他说: “你要么不要答应人家当秘书,既然敢答应人家当秘书,连这种本事都没有,你能干什么?”又给他骂出来了。

  各位要觉悟,中国人是永远讲不清楚的。现在有的年轻人都喜欢老板把话讲清楚,这是行不通的。西方人事情可以讲清楚,中国人就是不行,这很妙,非常奥妙。你看夫妻什么时候讲清楚了,当晚上坐下来,“来、来、来,咱们今天晚上说个清楚”,明天就是离婚了。我跟你讲夫妻会坐在一起就是不清不楚,要觉悟啊!

  第一个我们的道理是变动的,所以很难说清楚。同样的事情为什么昨天可以,今天不可以?昨天可以,今天就是不可以,昨天是昨天,今天是今天,这句话在美国是行不通的,除非法律改变。中国法是法,实际状况已经改变了,你就得改变。因为在中国社会要修订一个法不是那么简单,要费很多时间。所以一句话,我们的法律永远赶不上实际的需求。

  应该管才管这句话是怎么想出来的?很简单,我这样做也不对,那样做也不对;我改变不对,我不改变也不对。那干部就会有一天去找到老板,“你讲不讲理?”他说:“我怎么不讲理?我哪儿不讲理了?”你会发现中国人最怕人家说你不讲理,“我变,你骂我说乱变,我不变你骂我死脑筋。那我到底要怎么做呢?”那个老总马上很轻松了,说:“这个太简单了,还要问吗?这根本不要问的。应该变你就要变,不应该变当然不能变了。”所以作为一个中国人就是应该、不应该,这是很高难度的东西,很多人一辈子都搞不出来。我保证我们这一系列会把各位这些问题都解决掉,不解决掉那你这个老板会轻松愉快吗?轻松不起来的。

  我们一定要记住,应该不应该是彼此的立场,不是个人的立场。有时候你看是应该的,你的下属就看是不应该。有时候你的下属看是不应该的,你又看是应该。这样各位才知道为什么先生在外面请客,回去太太问“你今天花多少钱请客?”他说:“很便宜、很便宜。”什么道理?因为两个人对这个钱的价值观不一样。你一请请三百块,太太就问你“请三百干什么?一百块就可以了嘛,三百块!”因为两个人感觉不一样,标准不相同。所以我很坦白的讲两个人吵架是立场的关系,不是感情不好。她心里想,要是我请的话一百块就可以了,你干嘛请三百块?可是当她出去的时候她可能请五百块,这是什么原因?就是时空不一样,合理的标准就不一样。

  我这句话很重要,时空一改变,合理的标准就跟着改变。管得合理是相当伤脑筋的,你要有一套步骤,一套方法,否则永远停留在你说一套他说一套的状况下,那是很危险的事。所以我们这一次有几个大的项目,第一个就是怎样建立共识,就是建立企业文化。所谓企业文化就是企业里面要有一个共识,在我们这家公司这样才合理,你不要管别的公司。最起码在我们公司这样就属于合理的标准,有这个合理的标准就可以减少很多争执。

  我们要把自己的定位做好,老板有老板的定位,干部有干部的定位,员工有员工的定位。我们要把整个团队建立起来,因为靠一个人单打独斗是不行的。我们发现中国人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就是我们到底是追求公平还是追求不公平?我很坦白的讲,我们是追求一个不公平,而不是追求公平。公平是绝对做不到的,不公平只要合理就好,所以叫做合理的不公平。我们现在都在追求公平,追求错了,我们应该追求合理的不公平,因为资源不足,机会有限,不可能公平。我常常讲只要是中国人,你追求公平,你这辈子的命运只有两个,没有第三个。你看所有追求公平的人只有两个结局,一个是在海外流浪,你看海外流浪的人都是追求公平的人。第二个就是回国来坐牢。因为公平不是实际的状况,我们充其量只能够合理地不公平。

  其实各位想想真正什么叫伦理?伦理就是合理的不公平。爸爸就是爸爸,你没有理由跟他平等,你有什么理由跟他平等?外国人是平等的,外国人叫老板就直接叫名字,他叫你什么总经理呀,才怪呢。我们这里来一个员工直呼老板的名字,你试试看?他问“你叫谁呀?你是我爸爸?我爸爸现在都不这样叫我,你这样叫我?”你完了。你的爸爸在客人面前有时候也叫你总经理,他是叫给别人听的,他不是叫给你听的。但是有一天什么人都没有了,只有你单独跟你爸爸在一起,他说:“老总,你好啊”,你就知道这一辈子完了,因为他不承认你是他儿子。“你当上老总根本不认我这个老爸,我会把你当儿子吗?”你会发现中国人千变万化,真厉害。

  我们最后的境界是无为。一个人能够轻松愉快,就是他要懂得无为。无为是非常困难的事情,但是我们保证做得到,因为这是所有外国人都非常怀疑的事情。“你们中国人真的可以无为吗?无为真的可以把事情管好吗?”其实啊职位越高的人你越需要无为,职位越低的人你越需要有为,这样才搭配得起来。否则的话我们永远是配合不好的。我希望透过这整个系列课程我们把问题化解掉,那大家会越来越轻松愉快,这样做才有意义,那管理也才不会成为大家的难题。实际上我们第一个提出来,大家一定要记住,凡事求合理你自然轻松愉快,而凡事求合理就是中国式管理。

提问

  一 中国人到底变了没有?如果变了,那中国式管理还管用吗?

  曾老师:这个大家都很关心,这个问题大概被问过几千次以上。哎,中国人变了没有?中国人变了这套还能行吗?很简单,中国人是世界上唯一你再找不到第二种的人。他看起来一路在变,实际上他什么都没有变,这是别人做不到的。别人要么变就一路变下去,要么不变就永远不变。只有中国人很厉害,他变到好像没有变一样。你说没有变,他都变了;你说变了,他没有变,这套功夫老实讲没有人学得会。但是我这样讲你还是不够清楚,我再分析一下,中国人有形的部分不停地在变,你看我们变到没有一套衣服可以穿,我们没有一套中国的衣服。你说长衫马褂?那是满洲人的衣服,怎么是中国人的衣服。中国人到现在没有一套衣服,这是正常的,因为我们不在乎。中国人很聪明,他知道看得见的、有形的东西最后都是空的,你执着也没有用。我们所执着的是那种看不见的一些观念、理念,那个才重要。那中国式管理还管用吗?你好好去体会,下面的课程里会把这个问题给大家说得很清楚。

  二 当下属握着“重拳”用来对抗老板,老板该怎么办?

  曾老师:我希望我在这里讲话大家不要介意,因为我会讲很重的话,大家才印象很深刻。如果我在这里跟你打马虎眼,讲客气话是没有用的。所有的人都要记住四个字,人生就是这四个字“自作自受”。干部对你好也是你自己造成的,干部对你不好还是你自己造成的。你把他怂恿到这么一个大的派系,这么大的一个权势,他当然跟你对抗,他不跟你对抗他跟谁对抗?所以很多公司老板打电话给我,说他要开业务检讨会,只有一个人不来,我说:“谁?”他说:“业务经理。”我说: “他为什么不来?”他说:“业务经理在电话里面给我讲了,‘业务是做出来的,不是开会开出来的,整天开会能做业务吗?我去做业务更要紧,要开你去开’。” 然后我就说:“那你就把他干掉好了。” 他说:“曾教授,我要能把他干掉,我就用不着打电话给你了。” 我经常接到这样的信息。各位,当他差不多的时候,你就要开始动手了,你不能等到他已经根深蒂固的时候你才动脑筋。我相信问这个问题的人他胸有成竹,他会解决的,他只不过是把这个题目透露出来而已。我想我们这整个系列里面一定会把这些化解掉。大石头化成小石头,小石头化到没有,这个比较好。

  三 您怎么看香港人?合理是没有标准又是变化的,那我们追求一个变化的东西就是没有结果的,就是说既然没有结果,到底应该从哪着手?比如说香港它是从法制着手,它可以改变一个人吗?

  曾老师:问得非常好。首先让我们看看香港,你会发现英国人真的很费心,我的英国朋友跟我讲,他们投入整整一百年的时间想把香港人改造成英国人,但是你现在去香港看看,英国人走后,所有的人都变成中国人了。我很坦白的讲我差不多全世界都跑过了,我发现任何一个民族想要改变中国人都是不可能的。只有中国人同化别人,没有说别人同化中国人的。中国人会带坏全世界,我们这是笑话。你真正想一想你就知道中国人会让全世界都过轻松愉快的日子。

  所以前面那个问题问得很好,既然标准都不一样那你怎么去说合理化呢?很简单,我相信各位都听出来了,美国有它一套合理的标准叫做美国式管理;日本也有它一套合理的标准叫日本式管理;咱们中国我们也有一套合理的标准叫做中国式管理。中国式管理它弹性比较大,它不是没有标准。全世界弹性最大的是中国人,你看任何人都会发脾气,都会有情绪,但只有中国人的情绪是起伏大得不得了。中国人发脾气都是别人惹他的,“你怎么休养的这么不好?”“我休养最好,我从来不发脾气。”“那你刚刚为什么发脾气?” “不都是他惹我的吗?他不惹我,我会发脾气?”这妙得很。你会发现中国人自己从来没有错过,都是别人错。你这样对我难怪我这样对你,这些道理你要把它搞清楚,我们那个标准很有趣。我们比较复杂、比较有变动、比较弹性大,所以要花更多的时间去了解。

  至于你说香港人其实我是很同情香港人的,香港人他是一个无根的人,他没有根,这个最惨。你看香港人到哪里都被人家问“你从哪儿来的?” 所以香港人一辈子很倒霉。我的香港朋友跟我讲:“我去英国人家问我哪儿来的,我到中国大陆人家也问我哪儿来的,我回香港人家还问我哪儿来的。”因为香港人都是从别的地方来的嘛,这个人一辈子都被问“你从哪儿来的?”换成你,你会怎么样?我都希望大家将心比心,彼此包容尊重,这样才会轻松愉快。

信息来源:专家网 曾仕强

0

顶一下

0

踩一下
相关文章
关于我们 | 网站公告 | 免责声明 | 加盟合作 | 友情链接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

  • 中国总裁网 www.cn-ceo.com     服务热线:0755-29220215 / 86376789 / 26142891     传真:0755-86376789
  • 在线咨询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    粤ICP备09073017号    www.cn-ceo.com